2021-08-09 18:37:28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張威威
核心提示:“如果我被感染,影響的不僅是我。我擔心我遇到的陌生人、社交圈里年齡最小的孩子、老年人以及免疫系統受損的人,我感染新冠病毒的風險很低,但他們的風險則不然?!?/span>

參考消息網8月9日報道(文/凱瑟琳·吳[音])

7月早些時候,我從門邊放帽子、圍巾和手套的儲物箱里掏出一只口罩。我把它戴上,卻被嗆住了。我吸入了一嘴貓毛——幾個星期的量,是我那只灰色的斑貓留下的。自打5月份我基本不戴口罩以來,它就一直在一堆口罩上打盹。

我完全接種疫苗已經兩個月了。我在春末放棄了在室內戴口罩。但這場大流行再次進入一個感覺更加危險、更加變化不定的新階段。我恢復了在室內公共場所戴口罩,在可預見的未來都將如此。主要原因有四個。

1.我不想得新冠肺炎

讓我明確一下:我得病的幾率很低,非常低,尤其是我能想到程度最嚴重的病癥。疫苗在阻止新冠病毒方面非常有效,尤其是阻止導致住院或死亡的病例,即使是在準備迎戰“德爾塔”和其他變異毒株的情況下。

然而,沒有哪種疫苗是完美的。一些接種了疫苗的人最終會感染病毒;這個群體中的一小部分人會得病,個別情況下有重癥。如果病毒出現某種變異,使病毒不易被接種了疫苗的免疫系統所識別,從而更難被清除,那么接種過疫苗的人中新冠病毒感染者的占比可能會上升。病毒在人體內停留的時間越長——它越是有機會自我復制和侵入我們的組織——癥狀隨著免疫系統奮起抵抗病毒而出現的可能性就越大(“德爾塔”變異毒株或許特別能夠在呼吸道聚集)。大多數接種后的感染(或者說“破防”)看起來是無癥狀,或者是輕癥,這表明疫苗在發揮作用。但是,輕癥仍然不是想要的病癥,尤其是考慮到新冠長期癥狀的威脅。

口罩會大大降低所有這些后果的風險。我不是在自欺欺人地認為我能永久避開這種病毒;新冠病毒將一直存在。但隨著幾個州的醫院再次開始人滿為患,我不急著與新冠病毒約會,尤其是因為……

2.我不希望周圍的人得新冠肺炎

如果我被感染,影響的不僅是我。我擔心遇到的陌生人(其中許多人不戴口罩),因為我不知道他們的免疫狀況。我擔心社交圈里年齡最小的孩子(他們還沒有打疫苗的資格)以及老年人和免疫系統受損的人,因為他們的抵抗能力可能比我弱。我擔心所在社區那些在結構上被禁止接種疫苗或不愿注射疫苗的人。我感染新冠病毒的風險很低,但他們的風險則不然。

新冠病毒疫苗帶來了阻止無癥狀感染的令人愉快的額外好處,但研究人員仍在計算接種了疫苗的人將病原體傳染給他人的幾率。

正如我的同事埃德·揚寫道,在大流行期間,個人安全不能成為唯一的考慮因素。許多沒有接種疫苗的人屬于被這個國家支離破碎的醫療保健體系邊緣化的群體。讓他們背負更大的新冠病毒風險,哪怕是間接背負,都有可能加劇不平衡狀態。在室內不戴口罩仍然感覺像是一場賭博,尤其是因為……

3.我相信疫苗,但我明白疫苗有局限性

我重拾口罩,絲毫不影響我對疫苗的持續信心以及疫苗的功效。但是,雖然疫苗是極好的工具,它們也是不完美的工具。疫苗的表現因使用環境而異。

例如,看一下防曬霜——另一種出色但有缺點的防護品——的效果。某些品牌在防止曬傷和癌癥方面會比其他品牌效果更好。即便使用同一支防曬霜,收效也會不同,取決于誰用、他們有怎樣的行為以及當地的情況。疫苗也類似。“破防”更有可能發生在免疫系統薄弱的人和經常與病毒打交道的人身上;在存在某些變異毒株的情況下,“破防”可能更頻繁發生。

當一個月前發病率大幅下降時,要求疫苗承擔防疫的全部責任是可以的?,F在發病率回升。疫苗沒有變化,但它們起效的環境變化了?;蛟S,現在不是僅靠疫苗的最佳時機。病毒加碼了,我覺得有必要采取相應對策。當天氣格外晴朗時,我可能會拿防曬霜和帽子,尤其是因為……

4.頭上戴一個配飾對我來說不是什么大開銷

不要誤解我的意思。我不喜歡戴口罩,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我還是寧愿不戴口罩。但對我來說,為了更安全一點,這不是什么大的犧牲:我會主要在室內周圍有陌生人時戴口罩,因為在這種情況下病毒擴散的風險很高。我還會像查看天氣預報那樣查看疫情形勢——住院病例、變異毒株、免疫接種率以及周圍人的行為——并根據需要進行調整。我的想法是,這種狀況是短暫的,不會持續到疫苗接種人數攀升和病毒再次退卻之后。

我住在新英格蘭地區,那里的情況相對平靜。我恢復正常生活或許可以平安無事。但現狀感覺很脆弱,需要下功夫來維持。隨著“德爾塔”變異毒株肆虐美國、發病率上升,局面可能已經失控。南卡羅來納醫科大學的傳染病醫生克魯蒂卡·庫帕利說,盡管她擔心我們目前面臨的各種變異毒株,但她也在努力確保更多成問題的病毒變種沒有機會出現。她所在社區的風險特別高:她說,在疫苗接種率相對較低的南卡羅來納州,“局面放任自由。當我走進超市,我是唯一戴口罩的人。人們看著你,就好像你古里古怪似的”。

疫苗有時被宣傳為一種選項,可以取代戴口罩的不便。但是,我之所以接種疫苗,是因為我想減少感染這種病毒并把病傳染給他人的機會。戴口罩是達到同一目的的補充手段。這是一種保障策略,是為了得到更多的防護而付出的小小代價,尤其是一旦我洗掉了貓毛。(馬丹譯自7月23日美國《大西洋》月刊網站,原題為《我重新戴上口罩的四個理由》)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