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24 16:53:10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湯立斌
核心提示:一旦開始做一些通常會浪費時間的事情,就要習慣性提醒自己,不要忘了時間的金錢價值。

參考消息網5月24日報道 (文/阿瑟·布魯克斯)

一天下午,為了逃避工作,我拿起了美國作家梭羅的那本《瓦爾登湖》。事實證明這是個合適的選擇,因為梭羅對于浪費時間頗有些看法。他在書中寫道:“一件事情的成本,在于需要花費多少我所謂的生命去交換,無論就眼下還是長遠而言。”

梭羅的態度并非是必須永遠工作、不要玩樂——他是歷史上最負盛名的批評工作狂生活方式的人物之一。梭羅認為我們將太多生命浪費在我們并不看重的事情上。不知不覺中,我們沒能通過一些極其重要的成本收益測試——用來衡量測試成敗標準的并非金錢,而是最最寶貴的時間。

這種看法很難反駁。許多耗費了我們大量生命的消遣活動,雖然當時感覺良好,卻在我們最終將其放下時,帶來了焦慮感與悔恨感。據美國尼爾森公司統計,2020年一季度美國人平均每天花3小時43分鐘看電視。這已經夠長了,但和美國人花在智能手機上的3小時46分鐘相比,還是短了一點。

我并不是說工作以外的活動一定是在浪費時間。事實恰恰相反,許多證據表明,花在開小差和業余活動上的時間不僅能夠帶來快樂,還會提升工作表現與創造力。只有在兩種情況下,時間才會真的被“浪費”:當你做的事情會擠占更有成效或者更具啟發性的活動時;當你刻意從事一些總體來講并不喜歡的事情時。這些浪費時間的活動可以成為焦慮與悔恨的來源,但實際上也是一種寶貴的資源:假如我們學會如何避免浪費時間,就會找到新的可供我們快樂使用、有效利用的時間寶庫。

我們都曾把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的時間浪費在另一件事情上,事后又陷入深深的自責。有一次,我熬夜到凌晨3點,就為了看《霍華德怪鴨》——一部被認定為史上大爛片的電影,然后第二天早上我還有一個重要的采訪。(更悲催的是,我至今依然記得那部電影的情節。)

我直到《霍華德怪鴨》放映結束才意識到自己有多么討厭這部片子,但令人不解的是,即使知道自己不想做哪些事情,我們人類也會在這些事情上浪費大量時間。以智能手機為例:作為一種工具,手機既方便又能幫到人。盡管手機有這樣那樣的好處,但2015年的一項調查卻發現,近三分之一智能手機用戶表示,手機更多是一種“束縛”,而非提供了“自由”。

為了幸福感和獲得感,我們的目標不應該是把每分每秒的開小差與休閑活動都拋棄掉。恰恰相反,我們應該按照事情的重要程度來管理日常生活,把耗費時間的活動區分為我們喜歡的與不喜歡的這兩類——然后摒棄后者。你可以通過以下兩種方法邁出第一步。

第一,給業余時間做個計劃。解決機會成本問題的最好辦法是,提前決定如何使用時間,并遵守日程安排。我的方法是設定“閉鎖時間”,在規定時間內杜絕其他一切活動,包括興趣愛好、休閑娛樂甚至開小差。這種方法不僅僅適用于工作。比如,你可以把明天下午一點半到兩點的時間安排為“無所事事”。既然“無所事事”不再成為日程表上的不速之客,也就不會打亂你的生活節奏,而你在下午兩點準時恢復工作的可能性也會大大增加。

第二,給壞習慣賦予金錢價值。2012年,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兩位管理學家進行了一系列實驗,要求受試者把自己的收入轉化為時薪,給他們花在休閑活動上的時間賦予金錢價值。

舉例來講,你可能沉溺于社交媒體,而科學家已經發現過度使用社交媒體會降低幸福感,尤其對年輕人而言。假如你花在社交媒體上的時間達到美國平均水平(每天142分鐘),而收入正好是平均時薪(29.92美元),那么你每天在社交媒體上花費的時間大約價值71美元。

從每天一開始,就請牢記自己的時薪。一旦開始做一些通常會浪費時間的事情,就要習慣性提醒自己,不要忘了時間的金錢價值。(劉子彥譯自4月29日美國《大西洋》月刊網站,原題為《不要在你討厭的事情上花時間》)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聞

西媒:哥倫布出生地之謎有望破解

西班牙《國家報》網站2021-05-21

西媒文章:直面痛苦,現代人缺失的課程

西班牙《世界報》網站2021-05-21

美媒文章:心若年輕 你更長壽

美國健康生活新聞網2021-05-21

美媒文章:杰夫·貝索斯如何智勝八卦小報

美國《彭博商業周刊》2021-05-18

俄媒文章:奧巴馬的奢侈退休生活

俄羅斯連塔網2021-05-18

美媒文章揭秘:默克爾的成功之道

美國《外交政策》雙月刊網站2021-05-18

為機器人哭泣

美國《大西洋》月刊網站2021-05-17

尋找《名利場》原型人物

英國《每日電訊報》網站2021-05-17

想讓孩子愛上閱讀嗎?

西班牙《世界報》網站2021-05-17

參考封面秀|宇宙命運早已注定?

英國《新科學家》周刊網站2021-05-17

參考封面秀|德國人買房也挺難

德國《明鏡》周刊2021-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