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7 20:35:34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張威威
核心提示:文章稱,身兼記者與作家二職的薩克雷承認,靈感大多來自現實生活。從他塑造的無賴新貴身上,能夠看到表象之下的生存之爭,這是他超越同時代作家之處。

參考消息網5月17日報道 英國《每日電訊報》網站4月7日發表題為《聲名狼藉的公爵夫人激發了英國最偉大的文學作品之一的創作靈感》的文章,文章探究了記者兼作家薩克雷的著作《名利場》中的女主角原型。全文摘編如下:

“夏潑小姐的蒼白臉兒從窗口伸出來,毫不客氣地把書扔在花園里。”這是薩克雷筆下最精彩的人物蓓基·夏潑在《名利場》第一章中的表現——在離校時扔掉了約翰遜博士的字典。規則、界定、家長制的約束對她都不起作用。蓓基一手握野心,另一手執白蘭地酒瓶,是個縱橫倫敦社交圈和整個歐洲的冒險家,她復雜、“瘋狂、惡劣、危險”,但又讓人著迷。她那心地善良的好友愛米麗亞·賽特笠本該是書中女主角,可反倒是蓓基吸引了小說家與讀者的注意。

薩克雷能塑造出一個如此陰暗迷人的主人公是天分使然,不過他筆下的女主角與伊麗莎白·楚德利的相似之處也是不爭的事實。身兼記者與作家二職的薩克雷承認,靈感大多來自現實生活。他在非虛構作品《四位喬治》中提到了楚德利——她和蓓基完全就是一類人。薩克雷寫道:“楚德利小姐到了那里,甩掉了一任丈夫,繼而尋覓下一任。”

1721年,伊麗莎白·楚德利出生于德文郡士紳家族中的一個財務狀況不穩定的族脈,但她通過機智、相貌與家庭關系,成了威爾士王妃奧古斯塔的伴娘。在1744年的一場夏季戀情中,她與年輕的海軍軍官奧古斯塔斯·赫維閣下悄悄舉行了結婚儀式。很快兩人鬧翻并共同決定將第一次婚姻保密(只有單身才能當伴娘——也就可以繼續得到相應的報酬),而后她嫁給了“英國最帥男人”——金斯頓公爵伊夫林·皮爾龐特。榮華富貴的日子原本會這樣過下去,但在皮爾龐特1773年去世后,他的親屬到法院向她追討亡夫財產,導致她在1776年被判重婚罪。日記體作家霍勒斯·沃波爾等人稱伊麗莎白是“公爵夫人兼伯爵夫人”,因為她既是金斯頓公爵夫人,又在赫維無子嗣兄長去世后,成為布里斯托爾伯爵夫人。

伊麗莎白聲色犬馬的生活和促狹逼仄的境遇契合了薩克雷在一百年后出版的這部小說的內容。她的父兄均年紀輕輕離開人世,這讓她在婚姻方面無人指點迷津;她機敏、聰明,而且和蓓基一樣,說一口流利的法語,但沒有錢;她的第一段婚姻與一個囊中羞澀的軍人的秘密結合,是一時沖動,清醒之后,她想找個王公貴族將他取而代之。拿伊麗莎白來說,先是赫維上校,然后是金斯頓公爵,而蓓基·夏潑則秘密嫁給了陸軍軍官羅登·克勞萊,接著心滿意足地換成了斯丹恩勛爵。薩克雷甚至將蓓基塑造得小巧玲瓏:個子不高,流浪兒般瘦小,眼波的流轉與聰明的頭腦散發著魅力——與伊麗莎白別無二致。

相似點不止于此。伊麗莎白最令人難忘的一次露面是在1749年的一場化裝舞會上的著裝。(這套行頭給喬治二世國王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他甚至給了伊麗莎白母親在溫莎城堡當管家的美差。)幾十年后,伊麗莎白身披薄紗的版畫依然被一再復刻。

和伊麗莎白一樣,薩克雷筆下的蓓基在家里招待的是“最高尚”的人——賓客名單印在第二天的報紙上。兩人都衣著華麗地出現在宮廷,衣服上奇特的垂飾讓熨衣成了難事。不忠誠的仆人拿走了蓓基的衣服和財物,伊麗莎白在死后也陷入同樣境地。蓓基也和伊麗莎白一樣流亡歐洲各地,四處漂泊,先前不光彩的名聲如影隨形。伊麗莎白試圖定居德國巴伐利亞;蓓基則落腳于德國魏瑪。

我們正是在蓓基·夏潑不屈不撓的精神中,看到了文學作品對伊麗莎白·楚德利的嚴重虧欠。公爵夫人兼伯爵夫人不像蓓基那般鐵石心腸、缺乏母性或居心叵測;但她和蓓基一樣,面對不安全的生存環境,的的確確創造出引領潮流的自我形象。

最重要的是,薩克雷在他塑造的楚德利式無賴新貴的身上,能夠看到表象之下的生存之爭,或許還對所塑造的人物抱以同情,而在喬治王時代的社會,這是大多數人無法做到的。

06

《名利場》一書封面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